<object id="9df7q"></object>
    <tr id="9df7q"><option id="9df7q"><mark id="9df7q"></mark></option></tr>
    1. <object id="9df7q"></object>

      <tr id="9df7q"><sup id="9df7q"></sup></tr>
      1. 暮春夕照別樣情

        來源:董彥才 發布時間:2018/11/24 11:42:20
        暮春夕照別樣情

       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暮春的風是輕柔的、溫潤的,總帶有野薔薇和洋槐花的芳香。暮春的傍晚,光線是柔美的迷蒙的,總給人以溫馨曼妙而迷戀的感覺。
            我喜歡在暮春的傍晚,面對著西天的云霞,面對意象朦朧的群山,茫然佇立。

        在思考什么感悟什么,還是在眷戀什么期待什么,我自己也說不清楚??傆袔追譁剀案?,也總有幾分悵惘感。

        曾幾何時,我的心緒還是悠遠的高揚的狂放的。“自信人生二百年,會當擊水三千里”,是回蕩在我胸中的一股豪氣。每到暮春時節,總幻想著在晚霞的被照下,在晚風的沐浴中,騎一匹駿馬,在空無一人的曠野里奔馳。馳向遙遠的大西北,馳向遼闊的大草原,消失在蒼茫的暮色中。短短幾年的時光過去了,我的意緒竟然變了,變得茫然不知所措。依然喜歡暮春時節,依然喜歡暮春時節的傍晚,依然喜歡暮春時節的晚風,但不再追尋心目中的那匹駿馬和那廣袤的草原了,卻喜歡面對綿延的意象朦朧的群山凝神佇立。

        搏擊者的目光投向大海,追夢者的目光投向藍天,浪漫者的目光追逐云朵,遁世者的目光投向深山。我雖稱不上追夢人,但也斷然不是一位遁世者。我越來越清楚地認識到,我只是一位行路人。我的一生都在跋涉。在哪里?在山里。而且一生也沒有走出大山的懷抱。我的來路在山中,我的歸程也在山中。那綿延起伏的的群山,才是我心靈真正歸隱的地方。

        記得小時候,媽媽右肩背著拾柴的柵籃,左手牽著我的小手,平緩地對我說:“石頭,這山的那面還是山,我們一輩子都在這山里過日子,永遠也走不出這座山”。媽媽不識字,是個“放腳”,一輩子都沒出過門,最遠的路也不過二三十里。在她的眼里,家就是山,山就是家。以至于,后來當她到我住的海濱城市看過一次海后,再讓她去看海,她竟漠然地說:“整天介看海,看海,海有什么看頭,不就是一汪水?!”。但她對山卻有著無比深厚的感情和親情,一提起去山里走走,她那昏花的雙眼立刻放出爍爍的光芒。三年前的一個秋日的下午,我曾陪她爬過我們當地新開發的一座不甚出名的小山,臨近山頂時,她竟然興奮地唱起了六十多年前還是她為“識字班”的時侯唱過的《擔架歌》:“擔架兵,擔架兵,個個是英雄..依兒呀..”,雖是上氣不接下氣,卻是那樣地開心,那樣地童真,那樣地忘情,眼睛里映射著落日的霞光??吹剿敃r的表情,心里既有一種喜悅感也有一種酸楚感。工作,事業,妻子,孩子,老父親老母親置于何地?捫心自問,很自責。

        泰山是我年輕時求學的地方,也可以說是我人生的發祥地。我在這里讀書的那幾年,也是母親最牽腸掛肚的幾年。自那時起,能夠到泰山看看,便成了她一直以來的一個心愿。當時家境不好,現在看來短短二百幾十公里的距離,卻成了她當時難以企及的心路歷程。后來條件逐漸好了,卻總因一個“忙”字擱置了母親的這一心愿。“子欲孝而親不待”,父親還沒等我“忙”完,便于十幾年前走進了他永遠的黃土包,不再看我們一眼了。為了不給自己留下更大的愧疚和遺憾,今年春末夏初,在母親八十三歲高齡的時侯,終于陪她登上了泰山登上了極頂。躑躅在高聳云端的天街上,面對著游人投來的贊賞的目光,母親喃喃地感嘆道:“啊呀——媽,泰山真大,比中國還大!”一滴淚水奪眶而出,滴到了母親蹣跚的雙腳下——這就是母親心目中的山,心目中的大山,心目中的世界。

        父親不同于母親。他是在山外走過一遭又回到山里的。父親只讀了一年書,但《隋唐演義》《三俠五義》《水滸傳》等俠義小說,卻能閉目成誦。在我很小的時候,一進入嚴冬季節,他就被請到的鄉鄰的土炕上,抽著濃濃的旱煙,喝著濃釅的粗茶,講上幾段俠肝義膽的英雄傳奇故事,及至深夜?;丶业穆飞?,他輕輕地牽著我的手,仰望著星空,說:“石頭,好好上學,長大了到山外面闖闖。外邊的天很大很大,你一定要走出去,出去了就別再回來”。外邊的天有多大?那山頂盤旋的老鷹知道嗎?那頭頂飛過的大雁知道嗎?那屋檐下的家(麻)雀見過嗎?父親說,山頂上的老鷹和屋檐下的家雀不一定見過,但頭頂上飛過的大雁和英雄騎下的駿馬肯定都見過。自那以后,我即仰望著藍天,向往著大雁;遙望著大西北,向往著奔騰的駿馬和廣袤的草原。

        近半個世紀過去了,那頭頂上的大雁飛去又飛回,周而復始地傳遞著春來寒往的訊息,卻不曾在我的心目中駐足。只有那英雄騎下的駿馬,始終搖我心旌。尤其是暮春時節的傍晚,這種欲望格外強烈。面對著西天的云霞,沐浴著柔柔的軟風,胸中似乎有一股充盈的力量在翻轉在奔騰。我仿佛聽到山的另一側,有一匹駿馬在嘶鳴,在咆哮??煞^一座山還有另一座山,那馬的嘶鳴始終就在山的另一面,看不見也摸不著。立住腳,仔細地聽,卻是父親的聲音:到山外闖闖,外面的天很大很大。再細聽,又似母親的聲音:回來吧,山的那邊還是山,我們永遠也走不出這座山。其實,這里面既有父親的聲音也有母親的聲音。父親是在交給兒子一匹駿馬,并不時地加上一鞭。母親呢,母親是在挽住馬的韁繩,不松手。無論你這匹馬多么雄健,多么能奔跑,最終她都能夠把你拽回來。那落日的余暉,那漫天的云霞,那柔柔的晚風,像極了母親的目光,也像極了父親的眼神。

        站在母親的目光里,站在父親的眼神下,面對著意象朦朧的群山,我既有一種溫馨感、激越感,同時也有一種負疚感和悵惘感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董彥才寫于2013年夏初修改于11月上旬
        線上店鋪
        一號淘寶店:極北云岫
        二號淘寶店:林苑茶業有限公司
        工商銀行融e購 店名:極北云岫
        建設銀行商城 店名:極北云岫
        日照市林苑茶業有限公司
        地址:日照市迎賓路茶博園
        電話:0633-2272568 8026888
        濟南辦事處:張莊路第一茶市
        電話:0531-85963788

        在線 服務

      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      国产午夜福利在线观看红色
        <object id="9df7q"></object>
        <tr id="9df7q"><option id="9df7q"><mark id="9df7q"></mark></option></tr>
        1. <object id="9df7q"></object>

          <tr id="9df7q"><sup id="9df7q"></sup></tr>